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永乐国际f66 >

一个丽江客栈老板的18年总结:继续亏钱还是另谋

2020-02-14 10:41永乐国际f66 人已围观

简介废话不多说,作为一个焦虑的丽江客栈老板的典型,我先总结一下自己的2018年吧。 时间过得真的太快了,转眼今天就是2018年的最后一天,环顾四周,我已离开古镇,在丽江火车站附近...

  废话不多说,作为一个焦虑的丽江客栈老板的典型,我先总结一下自己的2018年吧。

  时间过得真的太快了,转眼今天就是2018年的最后一天,环顾四周,我已离开古镇,在丽江火车站附近有了自己的家:又见自在。从此以后,我是真正的丽江人了。

  预料之中,这篇文章在丽江客栈群和朋友圈里引发一阵小小的波澜。似乎我的经历并不是个体,或者我这个笑话足够成为大伙关于丽江现状日常的谈资。

  18年的第一天,什么也没管,和朋友们一起去长江第一湾漂流,射击,玩山地车。似乎在这欢乐中短暂地告别自己在丽江前途未卜的忧心忡忡。

  大家都不知道客人在哪里,同时又都对客人的低素质和低消费不满意,又都痛苦于什么都贵连小碗米线都贵但唯独房价贵不起来的丽江客栈现状。

  痛定思痛。当我认清现实,在我26岁尚不可预估的未来,我想我不能坐以待毙。

  如果只能选择其一,自己更加倾向于后者:少年北的奇幻漂流。因为更加热爱于内容创作,而且有无限可能。

  但是如风旅行已经小有名气,定期组织户外或者自驾活动都有人报名参加,能暂时缓解我巨大的经济压力。

  所以我找人重新设计了“如风旅行”的logo,开始计划每年发布12条线路,组织N次活动。

  那时有个民宿自媒体过来找我做了2期直播,我觉得她们做的挺有意义,每天可以认识不同的客栈老板,听到不同的人生故事。

  直播总共做了3期,2家客栈,1家饭店,也没什么人看,加上回放也才1千多的点击量。

  别人看我辛苦做了直播还是免费的,可能是不好意思,回头再找我写一篇软文收1000元。

  一月底的时候,带着临时搭建的团队去玉湖村拍摄,最后一天在炊烟朋友家吃杀猪饭,大伙一起热热闹闹,那是1月份最美好的回忆了。

  二月的第一天就开车跑去大理牛街送客人一分钱不赚只为了拍一下那里的温泉做一次尝试。

  但无奈自己无法对抗生活的洪流,夹缝中求生存,迫于生计总是疲惫地赶路,旋转。

  这是自己长这么大离开故乡老家在外过的第二个年。我还记得半夜去镇上的温泉泳池里游泳,我一次又一次在墨绿色的泉水中潜水,也许只是为了忘掉这一切不开心的事情。

  初二回到束河,店里生意果然开始忙碌,阿姨嫁女儿回不来,义工小何又有事回去老家,只留我一个人坚持在岗位上,每天满房,和去年一样,每到春节自己都会忙碌到想哭。

  组织3月份林芝的桃花节自驾活动,后来不记得为什么到了3月也没有成行。大概是因为我们很贵吧。可是我们的自驾游产品真的很好啊。低价旅行团已经毁掉了大部分人的旅行观,有谁真正在乎一次旅行心灵上的体验?

  2月26号爸爸妈妈过来丽江看我,带他们一起去拉市海,看到他们的笑容,简直给了我活下去的勇气。

  自己一个人在丽江,远离家乡和父母,从来没有孝顺过他们,真的是惭愧啊。无论如何,只希望自己能在丽江不再亏钱,能挣点钱孝敬父母。

  月底有罗哥因为看了一篇我写的文章专门来丽江看我,带他一起去爬玉龙雪山。半山腰我们迷路了,丛林荆棘中穿梭,最后又奇迹般找到了2年前第一次来丽江时走过的羊肠小道。彪悍如我,一路上我们没有食物,靠着几颗从兰州带回来的葡萄干维持着生命。

  爬完玉龙雪山,在罗哥答应只要我有2万粉丝就投资我100万的鼓励下,恢复雄心壮志,决定放手一搏,转行做房车旅行自媒体:少年北的奇幻漂流。

  为什么会突然做房车环游少数民族?也是机缘巧合,之前在和密游记一起做房车旅行时认识了阿俊,发现他很热爱自媒体,而且对头条很有心得。后来经过我们几次尝试,决定一起做内容创业,阿俊成为我的搭档。

  和阿俊一起买了一辆房车,我们准备开着这台房车,周游中国55个少数民族。做一件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牛逼哄哄的事情。

  从3月31号到4月7号,是我们的房车改装和准备时间。各种装备摄影器材,各种生活用品,包括小电扇和老干妈。参见:

  任何时候决定做一件新的事情永远是有难度的,在这个过程中,我想我们都看到了彼此的闪光点和不足,我们也决定为了这次旅行付出所有。

  泼水节是傣族的新年,持续好几天,确实是狂欢,每个人都湿透了衣服,好多人都感冒了,但是我们有房车可以洗热水澡和换衣服,所以玩的特别开心。《

  在西双版纳停留了整整一个星期,到了必须启程上路的时候了。和满月,还有一起过来这边的开客栈的好朋友们分别,只剩我和阿俊我们俩位,一起沿着国境线继续往南走,计划去一次老挝。

  4月21日,我们当晚停在一个哈尼族的寨子里。据说这里的早晨有早市很热闹。

  天气炎热,在景哈乡的橡胶林中,恶臭与蚊虫打败了我们,这里的人白日休息,夜晚劳作,拍摄不顺,我们决定离开景哈乡。

  那一天我发朋友圈说:离开这里遮天蔽日的橡胶林,离开这里的沉闷,森林太密集了,太闷热,村庄白天太静,夜里的人们不睡觉在林子里劳作...

  4月23日,到达基诺山寨,我们继续寻访茶人基诺族。在一个镇上的菜市场买菜,停车去取钱的时候刚好遇到另外一辆车下来2个中年男子也来取钱,一问正是基诺族的茶商,于是带领我们到达当地他们基诺族世居的亚诺村庄。

  整个房车旅行的一开始,我们是没有什么收入的。这样导致我们后面产生了很大的压力,转换成了我们彼此负面的情绪。每天都在花钱但是挣钱太少,也为我和阿俊后面的分道扬镳埋下了伏笔。

  4月25日,一个飘着雨的夜晚,我们寻访完这里的几个少数民族,连夜离开西双版纳。第二天早上,在路上,望着车窗外无边的原野与田地,我决心彻底与城市诀别,考虑到我以后会结婚,会有自己的孩子。我希望我和我的爱人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去生活,可以种花种草种菜,我希望她简单,能有更多的快乐。我希望我的孩子更多从自然界中去学习。一句话:想远离永无休止追求物质的体制。

  发了个朋友圈表达了一下这个想法。底下一片留言,都说:小北,那是不可能的。

  4月26日我们驱车到达了老达保,一个拉祜族世居的村寨。上到老人下到孩子都会弹吉他。村寨是我们理想的样子,我们俩对这里充满信心,觉得我们的团队可以在这里大干一场,做出一些好的视频作品。

  但是实际上我们俩最好的状态就是在路上,一旦房车停止前行,我们都会容易陷入虚无,毕竟2个大男人每天都在一个谁也不认识的荒郊野外,语言也不通,唯有一日三餐的食物尚能带来些许温暖。

  阿俊爱熬夜,我习惯了早起。这种作息规律上的巨大差异也导致我们开始在快乐中有了担忧,那就是我们可以继续走多久。

  在快手上有几十万粉丝。我们觉得他就是我们成功的榜样。互相鼓励,合影留念。

  很早就听说这个节日,第一次真正地参加摸你黑节,觉得特别好玩,特别开心。在临沧的摸你黑广场,我们直接把车停在这里,全程参与节日的每一个环节。这可能是我们俩房车旅行中最快乐的一段时光了。

  我们的4月,在房车上度过,穿梭于热带的丛林中,每一天都是新的民族新的面孔新的故事,每天都会遇到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情,见到不同的生活方式,每一天都是那样丰富。

  无论如何,在泼水节,告庄夜市漫天的烟花,澜沧江畔天空中万盏孔明灯,泼水节广场我们被泼得一身湿,摸你黑节时我们在泥雨中保护相机,还有那些看不到尽头的橡胶林,道路无尽延伸,我想这些都是我一辈子不会忘记的景象。

  3号那一天傍晚,在快到保山一个叫风吹坡的地方,见到了整个旅行过程中最美的落日。太阳真的像一个鸡蛋黄一样沉入眼前的云海里。真的是太美了。

  跨过大雪山和怒江,听着阿涛推荐的《浮生》,我们一路向北到达三台山出冬瓜村,这里是最大的一个德昂族聚居地。

  当地有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德昂酸茶。我们整个记录下来完整的酸茶制作过程。

  偶遇一路自驾过来的咚咚和周哥一伙。他们看到我们的车,于是追上我们和我们一起。咚咚也是一个传奇背包客,在珠峰下捡到到一个相机,几经周折通过相机里内存卡的照片把相机还给了失主,还上了央视新闻。

  当天晚上我们在德昂人家的一个农家乐彻夜喝酒唱歌烧烤,席间有酒醉有真心有动情。就是在这一天晚上,阿俊突然告诉我说他不想再走下去了,也许大家都醉了,但是有些事情终究无法避免。

  朋友第二天一早就走了,只剩我们俩个。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在这个村庄呆了很久,我们似乎都选择了麻痹自己。

  5月10号我们计划寻访德宏景颇族,一个自己之前从未了解过的少数民族。这里到处都是苍天大树,感觉少数民族永远尊重着自然。这里有亚洲唯一的犀鸟,可惜我们来的不是时候,一只也没看见。

  景颇族一时没有找到合适的拍摄地点,于是又前往户撒,拍阿昌族。阿昌族以阿昌刀而著名。

  离开刀王,我们又去了盈江县一个名叫松克的村庄,这里是景颇族特色文化村寨。

  旅行总是有奇遇,在这样一个偏远的村庄,我们却遇到了一群拉丁舞者。她们在大树下跳舞,在天地间呼吸,这让我觉得内心特别震撼。

  刚见面时,我们从房车出来收被子,他们一行人中有一个男舞蹈老师看见我笑,也对着我笑。

  后面当中一位女老师邀请我们去做客,大家自我介绍认识,这个男舞蹈老师就说:

  我特别吃惊。难道我已经成网红啦?后来他说我们是否真的见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在虫鸣和温暖的夜风中,我们喝着景颇族特有的大铁锅熬制的用鬼鸡做的热粥,一起聊起苏东坡,聊起人生与旅行,聊起信仰。平静而幸福。

  每多认识一个朋友,我和阿俊就多一次分别。每多一次分别,我和阿俊似乎都会受到某种对于房车周游少数民族这份事业的打击。

  在村子里最大的那棵树下,我们陷入了争吵。现在回想,我们当时一切的想法都可以被原谅,因为我们俩那时真的是太过于脆弱而艰难。

  越是到后期,我越是依赖满月,她成为我精神力量的源泉。她的声音能让我平和,能让我拥有继续新的一天的力量。每天晚上我们都要打很长时间的电线年来给所有女生打电话时常的总和。

  每个清晨,每个傍晚,我总是分享着每日的见闻给她。其实我们都知道,异地恋让我们都没有了信心。

  有时她有什么事情,或者有什么心事,想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可是我告诉她我工作时不要影响我,有时就算她给我打电话也不一定有信号,更别说网络了。

  由于不能很好的关心她,我经常气的她睡不好,毕竟她那样爱生气。阿俊又总认为我这样严重影响工作,说满月不懂事。

  害怕影响阿俊,又害怕失去满月。可是我的内心已经飞向满月那里了,我们真的是在一起不到十天就分开了,异地是如此地折磨我们。

  本来我是一个事业心很重的人,可是她常常让我陷入怀疑,我现在做的这一切,真的有价值吗?到底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我们越是聊得多,就更加了解彼此,我们的过去,我们经历过什么,我们对彼此的看法和期待是什么。

  真的感谢房车旅行这段旅行,才让我有了可能可以每天晚上和满月打那么长时间的电话。

  到了快40天的时候,由于长期的睡眠不足,我的身体变得很差,自媒体的工作不见起色,阿俊也日渐消沉,我们决定回去大理休整。

  途经腾冲,在朋友喜姐那里停留了2晚。去了一次国殇墓园。还去了一个我忘记名字的高山草甸。

  写着自己的18年总结,总觉得今年经历了很多很多。这背后支撑我前行的,正是我知道自己的文字还是有人喜欢,那就朝一名真正的作家的方向努力吧。

  整理出自己的第一本书,就当做是给自己的跨年礼物,送给丽江,送给又见自在。

Tags: 丽江客栈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792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